抗非典纺织品生产应注意的问题


当前非典疫情流行的同时也给生产医用和民用隔离防护用品的厂商带来了不小的商机,产品供不应求。但是人们不禁会问:这个领域的市场是短期应急还是潜力无限?为什么普通医用防护服不能隔离非典病毒而导致数百名医护人员倒在抗非的第一线?同时,为什么市场上伪劣的防护用品又屡禁不止?
隔离防护纺织品从用途上可以分为医用、民用和产业用三大类;从生产原料上有天然纤维、合成纤维和人造纤维之分;从织物材料组织结构上分有机织、针织、非织造和复合材料。从产品功能和种类上可分为隔离服、防护服、病员服、床单被套、枕头套、头套、脚套、手套、口罩、手术衣和手术巾、消毒包布、失禁用品等,这些产品再加上绷带等非移植材料、缝合线等移植材料和人造器官,70%是用即弃的,余下的 30%可重复使用。
据美国对1980年~1990年的一项调查,医用纺织品以11%的年增长率发展,而在1991年~20 00年,年增长率也达到10%左右。美国在1980 年、1990年和2000年,上述医用纺织品的销售额分别为11 3亿美元、321 亿美元和760亿美元。
目前我国共有300多万张病床,年耗用纺织品约3.74亿平方米。国内防毒、防尘口罩年生产能力在1.5 亿~2亿只。预计年需求量在5亿只左右,还有上千万套医护人员职业防护服。如果再加上出口,市场潜力不可低估。今后为应对类似非典的突发事件,建议政府将医用和民用的防护服、口罩,消毒遮蔽帷帘、床单等,按各地区人数的比例作一定数量的应急储备。并定期循环替换与补充。所以,我们所面临的并非应急市场,防护类纺织品市场潜力巨大。
医用及民用防护类纺织品直接关系到人类的健康乃至生命的安全,所以对其性能要求特别高。尤其是医用防护服、隔离服、口罩,要保护医务人员免遭任何污染源沾污,有效防护显得更为重要。美国感染控制和传染病防治专业协会 (APIC)与委托康复组织鉴定联合委员会(JCAHO) 强调实行感染控制;职业安全和健康管理组织(OSHA)提倡使用个人防护设备以避免感染。医用隔离防护用品要能提供对微生物、颗粒物质和流体合适的隔离,能经受消毒处理,能保持足够的完整性及耐用性,抗撕裂、防穿刺、抗纤维应变和抗磨损;不含有毒成分,不起绒,有良好的性价比、符合 OSHA规定的舒适性和安全性。目前美国非织造布的 60%~70%用于医疗卫生及生活用品。在西欧使用的医用纺织品中,75 %是非织造布产品,而其中的30%为用即弃产品。
医用非织造布的防护性能测试一般参照AATCC试验方法,防水性测试需做耐静水压试验和抗冲击渗透试验。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制定的ASTM1670 -97标准用于测试防护服抗血液传播的病原体的渗透性,试验方法中采 用Phi-X174噬菌体作病原体,在一种方法中,试验用80nm的HIV和30nm 的肝炎病毒,从而得出医用非织造布细菌过滤率(%BFE)。
欧美国家医用防护衣帽多以粘胶纤维为原料,采用浸渍粘合法、泡沫浸渍法、热轧法或湿法等工艺生产的薄型产品,一般都要经过消毒、杀菌处理,定量15克~50克/平方米。特点是手感柔软,抗拉强力良好,透气性良好,是用即弃型。这种医用防护衣帽克服了传统防护衣帽多次使用后灭菌不彻底而易引起交叉感染的缺陷。最近我国台北某医院洗衣房员工被感染非典就是一例。欧美防病毒口罩以涤纶、粘胶等纤维为原料,采用浸渍法、泡沫浸渍法、热轧法工艺生产的非织造布口罩的定量 20克~30克/平方米,其中间含有超细或微细合成纤维,在中间层的两面都覆盖有丙烯酸类物质。这种口罩的特点是过滤性能高,可遮挡空气中尘粒、细菌等微生物;阻力小,透气性好,重量轻,无过敏性,成本低。
我国目前正在抗"非典"的战斗中因无合适的口罩和防护衣,口罩套口罩,防护衣套防护衣,给医护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市面上的口罩更是五花八门,甚至伪劣产品也屡见不鲜。为此,建议由卫生监督部门,质量技术监督局,纺织协会等部门统一制定相关与国际接轨的技术标准,规范医用及民用防护纺织品生产和销售,选择生产企业,实行许可证生产制度,严厉打击非法和销售伪劣产品,净化市场空间。所以,防护纺织品行业并非进入门槛低,其生产要有严格的质量技术标准。
目前非典病毒的传播途径虽然还不十分清楚,但与感染者分泌物、排泄物的接触应是直接或间接传播的渠道。因此,隔离服、防护服、口罩、头套、手套、脚套等必须有效地防止接触感染者的体液,以达到隔离和防护的目的。由于人们普遍习惯使用棉织品,因为它有良好的舒适性,然而棉织布不但不能阻止污染粒子侵入,而且还可能增加污染程度, 所以应当提倡人们改变消费习惯,在非常时期最好使用一次性防护用品。
为克服非织造布防护产品舒适性不良的弱点,欧美纺织科技工作者已采用包括聚四氟乙烯微孔膜在内的某些高科技材料,把防护产品的透气性与规定防病原体及防空气悬浮病原体要求结合考虑。
在刚刚结束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为防止伊拉克的生化武器袭击,使用了渗透、半渗透及不渗透材料系统来防生化武器物质。渗透系统使用活性碳里布,这些材料可透湿且能够防化学物质,它是以尼龙经编物为基布,涂覆富含活性炭的聚氨酯泡沫,这种表层可以吸收化学气体物质。另外,表层处理可用于防液体渗透。采用涂层和覆盖形式的半渗透系统,可设计成具有各种不同大小孔径的微孔和超微孔材料,具有湿蒸气传输速率高,耐水压好及防化学和生物最理想的平衡性能。
国内东华大学也有活性碳纤维的科研成果,建议国家进一步从财力上支持这一成果转化,不断降低成本,在国防、医疗上产业化。要组织科研力量对连裤防护服进一步改进攻关,将防病毒眼镜与衣服和靴子连成整体,从头到脚全部密封,便于消毒,改变现在防护服面料不透气以及头套、脚套、衣服相分离、封闭性不良的缺陷,进一步增强隔离防护功能。
可以吸取德国S3P型防护外衣的功能特点,其上衣使用拉锁口,衣袖、裤脚和上衣用扣钩裹紧,该防护服由三层织物和一层衬里组成,最外层是聚酰胺纤维防水面料,第二层是防空气尘埃织物,第三层是颗粒活性炭泡沫过滤材料,衬里是轻质网状材料,袜子和手套是由两层浸透棉制成,两层之间夹有活性炭。重新简化设计后的这种高功能医用防护 服在非典隔离病房和重症监护区使用,以减少交叉感染。此外,非典病员的衣物及床上用品也尽量使用一次性用亲水性整理剂处理的纵向取向的聚酯或聚丙烯纺丝成网非织造布材料。从这次突发事件可以看出,防护类纺织品并非"大路产品",应提高科技含量。
随着非典病毒的蔓延,人们越来越多地使用各类防护纺织品。据研究测试,一只口罩平均3~4小时应更换一次才具有防菌效果。如果大量使用一次性非织造布口罩,可以想象必将引起越来越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
据报道,每年从美国医院和康复中心丢弃的固体垃圾达320万吨,其中有大约0.5吨被污染的废物称为" 红色"废物,被列为政府管制范围。一份研究密支安州所有医院的报告指出,一次性医用织物至少占医用废弃物总量的5 0%。为解决医用纺织品废弃物问题,有统计表明,在西欧1/3以上的粘胶纤维用于非织物布。奥地利Lenzing公司开发的不含氯的粘胶纤维制成的非织造布制成的医用罩衫裤、手术服和手术巾、防护服,消毒包布等纺织品,除了具有传染和感染的危险性明显减少外,对环境的影响也减小到最低程度。
国外还有报道,传染病患者在隔离病区使用的被单等床上用品、病员服一般以粘胶、棉纤维为原料,采用浸渍粘合法生产工艺,定量在30 克~50克/平方米的床单具有较好的抗拉强度和良好的透气性,手感柔软。如KAWOL L非织布床单既能防菌杀菌,又能保温,还可生物降解,对环境不产生污染。
目前应对非典病毒感染者和非典疑似病人的衣物和日常用品、医务人员的防护用品要集中收集消毒处理。对大量民用防护类纺织品,要制定技术标准,尽量用可自然分解的粘胶纤维和棉纤维,对目前尚在生产、销售、使用中的化纤类非织造布产品要定点、定时、定机构集中收集处理,以防不法分子收购后经开丝变成"黑心棉"的原料,重新流回市场 危害人民身体健康。要加强这方面的立法和执法力度,正确处理好防治非典病毒的传染与保护环境不被二次污染这二者之间的关系,群策群力,打胜这一场抗非典的攻坚战。(信息来源:中国纺织报)


  网站地图 188bet体育官网 188bet开户 188bet亚洲体育 188bet网页登录 188bet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