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袜业的外向形态

诸暨市大唐袜业研究所 蔡朝晖

一、外贸出品是业内的共同机遇

1998年以来,国内外袜子市场发生了一些变化。

首先是江、浙、沪地区逐渐成为中国袜业的主产地。尤其是浙江东南部地区,以大唐、义乌为代表,袜业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区域性的集聚效应日益增强。一方面是外资的大量投入;另一方面是区域内部游资向袜业集中。在大唐,2000年以来已签订外资项目5个,合同利用外资700余万美金,而其它行业对袜业的投资已超过1亿元人民币,这在大唐的发展史上是绝无权有的。包括:建筑业、弹簧业,作业企业来讲,它也是一种多元化的策略。

其次,日韩等国的袜子生产严重衰退。金融危机之后,这些国家的产业结构作出了重大调整,带有劳动密集型特征的袜业在其国内不再具有竞争力,原因:一个是劳动力的成本,一个是投资的比较效益是更重要的。一次国际性产业大转移正在兴起,大量商业机会流入中国,直接拉动了国内袜业的迅速增长。据统计,今年1-8月大唐镇袜子销售值为13.8亿元,其中出口交货值达到5.1亿元,占总销售的37%;比去年同期增长28%,高于袜业平均增幅6个百分点,意味着外贸已成为大唐袜业最主要的增长点。

第三,中国已与美国、欧盟、日本等16个国家和地区达成WTO双边协议,入世前景看好。这一利好消息强烈影响着国际厂商对中国袜业发展的预期。纺织业是中国入世之后最具竞争力的产业,而袜子及针织业并不是中国的传统强项,在很多方面既落后于国内纺织业的总体水平,也落后于国际袜子、针织业的总体水平,这也意味着中国的袜子及针织业更具发展潜力。这种预期同样引导着国际资本进入中国袜业市场。加入WTO有利于全面清除计划经济体制的弊端,使企业进入一个全方位开放的竞争环境,有利于企业快速提高创新能力。

可以说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历史性的机遇,这个机遇属于我们整个行业当中的每一个人。然而我们也面临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一方面是内部的竞争,另一方面是跨国公司的竞争,全面进入中国市场,品牌形象,广告宣传等方面的优势是我们所无法与之相比的,再一方面是来自国外的竞争:东南亚、西亚及东欧各国,北美的墨西哥,它们有着比我们或许更低的税率,更好的投资环境,更优质的原料,以及更廉价的劳动力。令人担忧的是并非每个业内人都明白这一背景,就大唐而言,相当多数的经营者、家庭工厂对国际市场持有一种不可知论,抱着无知者无畏的态度,作出种种难以理解的市场行为。确实,从前我们对国际市场几乎一无所知,现在不免有点手忙脚乱。究竟该如何应对?我想我们首先应当有一个正确的定位。

二、大唐袜业定位于国际市场

我觉得国际市场的趋势和行情,是可以量化出来的。

近来年的发展已经表明,只有定位于国际市场,融入国际大循环,大唐袜业才能拥有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大唐袜业自身的特色也十分有利于外向经济的发展,所以说大唐已经形成这样一种凝聚力,成为业内的焦点,构成一个外向型的市场。

首先,大唐袜业的体制具有开放性,有着善于合作的人文基础。大唐是一个多元组合的产业集聚体,兼容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商业与技术传统,不同的产权结构与经营模式,也就是能够满足不同客户的多方面需求,不论你是美国的、日本的、西欧的或者欧州的,各有不同的风格,但都能在大唐找到合作伙伴,可以找到灵活多样的合作方式。在这种背景下人们对产业规律有着深刻的理解,容易接受新技术、新观念,这是它对外资外商的最终吸引力。一方面是大唐袜业的内涵随着外商外资的进入而不断扩充,另一方面是外资外商把大唐袜业带入更为开放的竞争环境,从而形成良性互动。大唐的基础与外商有着很强的互补性。

其次,大唐袜业具有总量优势和灵活的生产模式。大唐拥有很强的生产能力,这支力量是谁都无法漠视的,以拥有机台数量之多,产品种类之齐全,大唐已经可以被称为国内最大的袜子生产基地。同时,大唐袜业由众多的小企业所组成,其内部组织具有很强的灵活性,生产模式带有“快速反应”的特征。既能随时集中大量机台,短时间内生产大量产品,适应于信息时代快节奏的市场需求;又擅长小批量、多品种、短距离的生产,适应于细分市场下多元化的产品需求。

第三,大唐袜业已在技术层面率先与国际接轨。1998年至今,大唐已引进超过5000万美金的进口设备,这些设备具有很强的针对性,直接指向外贸出口,从其变动轨迹来看,它总是首先集中在一两个主导品种上,在取得市场份额后,再向其它品种扩散。在大唐已经形成了一批专业的外贸产品加工商和经销商,企业的技术装备、内部组织和管理模式受到外向经济的引导而重新整合,获得了新要素的输入,有关技术规范和质量标准正在形成,表明大唐袜业企业已在短期内完成了朝外向型企业的转变。

到目前为止,大唐已经与3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贸易关系,与日本、韩国、美国、欧盟等地的贸易额日益增长。有据于此,我们完全有信心使大唐袜业成为一个著名的出口基地,其关健还是选择一条适合于大唐的发展道路,这是我们当前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三、贴牌是一种理性的积累模式

然而市场并没有留给我们太多思考的时间,我想我们首先应当直面现实,以经济效益为根本出发点,考虑一种符合当前水平和长远发展的可持续模式,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角色定位。事实上大唐近年来所做的出口贸易,都是加工贴牌的形式,大唐的产业基础及其所处的市场环境,表明贴牌是最具可行性的一种发展模式。

首先,贴牌符合大唐袜业的现实,有利于发挥自身产业优势。大唐的企业还未强大到足以跨国公司相抗衡,无论规模实力、管理体制、还是创新能力,都不足以跨出国门,与世界强手直接竞争。市场对大唐品牌的认知是要有一个过程的,像孙总所说的无品牌销售减少了成本,就是低成本扩张。大唐袜业毕竟是一种纯民间的经济体,从手工业演变而来,历史并不很长,既没有政府的,也没有大财团的背景,缺乏先发优势:从未拥有传统的出口渠道和海外营销网络;交通条件、地理环境没有明显的优势,也没有足够的信息量输入。这些因素表明大唐袜业的外贸出口必须借助于外部,大唐这种客观条件足以支持这一观点。

其次,贴牌也将对大唐袜业今后发展的产生深远影响。一是有利于从整体结构上继续朝外向型转变,占据更多的国际市场份额,并从当前的国际分工大调整格局中,最大限度地吸收利用外资,增强区域经济的整体实力。二是有利于中小企业向现代企业制度转变。在当前的市场格局下,家庭经营已经暴露出许多弱点,二十年来形成的均衡格局,是一种利益风险平均化的体制,不利于大企业、大集团的生成,这一均衡不被打破,袜业的总体水平就无法突破。贴牌既为我们的制度改革提出了必要性,也提出了可能性,只有在市场压力下,企业才会主动要求内部管理的科学化和规范化。三是有利于大唐袜业的观念升级。贴牌带来了新观念、新知识、新的行为模式,使信息量空前增大,对于得升业区域共识是十分有益的。

第三,贴牌是企业之间的优势互补。可以说是一种“双赢”的蛋糕切分方式。以大唐袜业的总量,一旦无序进入,将对世界市场产生不小的冲击。因此,我们一个理性的、平稳的、欣欣向荣的大唐,对各方都有有利的;而大唐需要源源不断的订单,也需要境外资本的注入,以带动袜业的快速发展。因此,在贴牌过程中,谁都可以找到自己的需求,因而其发展是可持续的。我们把贴牌作为一种组织模式来理解,认为它是大唐袜业产业链的进一步延伸。大唐袜业至今仍然处于一个积累阶段,需要积累资金,也需要积累创新能力和管理经验,而尤其是后者,对我们具有更加深刻的意义。

我们大唐袜业研究所,一直在做的是沟通大唐与世界的联系,我们力图使能够了解更多的外面世界,我们也努力使外界了解大唐的游戏规则,因为你不清楚游戏规则,你根本不可能开展业务,而且我总是在强调,体制是最根本的投资环境和发展环境,像孙总所说体制比事的变化要稳定。因此不仅仅要了解大唐的企业和企业家,更要了解大唐的机制的三次大发展,第四次发展是体制的要求所带来的利益格局的调整对袜业增长的剌激。